央广网

央广网娱乐 > 娱乐专题 > 文艺评论 > 滚动

央广网

从文化角度解读“工匠精神”

2016-08-26 14:56:00 来源:文汇报

  作者: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 许纪霖

  今天的问题在哪里?今天崇拜的是财富,而不是有特殊技艺的工匠。今天有各种各样的排行榜,都是财富的排行榜,好像谁拥有最多的财富谁就是这个时代的英雄。但是缺的是什么?如果我们需要有一种普遍的工匠精神,我们今天缺的是专业技术的排行榜。

  最近对“工匠精神”有一些讨论。究竟什么是“工匠精神”呢?怎么理解呢?当然从技术的角度可以有很多的解释,但“工匠精神”不能被简单地理解为只与技术、经济有关。既然谈到了“精神”,它就不只是一个技术的问题,实际上它是一种文化,精神一定是文化。所以我今天重点要从文化的角度谈一谈何为“工匠精神”,怎么能培育出“工匠精神”,“工匠精神”意味着什么?

  首先,“工匠精神”是一种专业精神。

  什么叫专业精神?德国思想家马克斯·韦伯最早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的秘密。他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是讲资本主义怎么产生的,是到今天世界影响都非常大的名著。不要以为资本主义和商业有关,商业文明古已有之,几个有影响的大的民族,商业都是很古老的一个现象,中国也是这样。在西欧最早商业最发达的是地中海国家,威尼斯是当时的地中海乃至整个商业的中心。但是现在所熟悉的这套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竟然没有最早发生在商业最发达的地中海沿岸,特别是威尼斯,而是发生在荷兰,然后是英国,那是什么原因?

  韦伯做了一个宗教和文化的分析,他发现这和宗教有关,意大利是天主教国家,天主教的宗教伦理当中,人是有罪的,在现实世界是一个黑暗之城,上帝之城才是光明之城。所以人活在现实生活是没有意义的,最重要的是要赎罪,最后进入天堂。所以你在现实生活当中成就越高,越说明你是罪人。“富人要进天堂,要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在这种背景里面谁愿意去赚钱?

  但是17世纪新教出现以后把这些都改了,因为在新教看来谁能进天堂这是命定的,命定以后你怎么来显示你是上帝最好的选民呢?就看你在现实生活中的成就,成就越高越能证明是上帝最好的选民,你有可能进天堂。所以新教国家的人开始改变了,为了进天堂拼命地工作、拼命地赚钱。

  现在的人赚钱是为了享受,为了积累财富,甚至非理性地积累财富。但是最早在清教徒看来,赚钱仅仅是为了进天堂,所以韦伯用了一句话“入世禁欲”。清教徒们积极地工作,但是在生活上非常节俭,是对于自己的欲望极其克制的人。美国最早的福特汽车公司的老板老福特,已经是亿万富翁了,还是穿了一双破皮鞋,一身旧西装,每天早上喝清咖啡、吃黑面包,这是他的清教徒式的生活,他赚钱主要是为了证明“我是上帝最好的选民”。今天的中国有点像19世纪的英国,就是工业革命后经济高速增长。当时维多利亚时代是很保守的,还有一套宗教观念。《有信仰的资本》是英国的一本书,介绍了19世纪英国十几个著名的企业,比如说今天大家很熟悉的联合利华。这些企业拼命地赚钱,赚了这么多钱又不消费,就做公益慈善。因为公益慈善是按照上帝的意志要求做。所以这是 “有信仰的资本”。早期那种拼命地赚钱,但是有一个宗教伦理在制约着,这和后来不一样,后来当然西方也“入世纵欲”了,宗教已经退潮,更多的人进入消费主义,特别是1929年资本主义危机之后消费主义成为主流,如果消费疲乏,经济就要出问题。

  但是早期有一个东西留下来了,就是所谓的“志业精神”,我前面说“工匠精神”就是一种专业精神,也叫“志业精神”。这种精神是什么呢?我们讲一个“天职”calling,就是最早一代资本家、企业家,他们是为了上帝而投身于工作的,所以他们赚钱是内心有一种呼唤,上帝声音的呼唤就是calling,叫天职。后来社会慢慢世俗化了,很多人不信教,不可能都是为上帝工作,很多人不再有宗教信仰了。支撑你拼命工作的这种精神从哪里来呢?很多人认为“这就是一个饭碗,这是一个职业”,这是大部分人对自己工作的态度,但是工匠精神的背后不是一种职业,而是另外的东西——vacation,即“志业”。与你内心的志向有关,志业可以说是天职的世俗版本,你不是为了混口饭,为稻粱谋而从事自己的工作,你是为了自己内心的一种声音、一种召唤在从事自己的职业,这个职业就叫做志业,工匠精神就和志业有关。

  什么叫志业?美国有一位著名的伦理学家麦金太尔,他有本名著《追寻美德》,麦金太尔在这本书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精彩观点,他说虽然人都追求利益,但是有两种不同的利益,一种叫外在利益。外在利益是对权力、财富、知识的追求,用我们现在的话叫做“身外之物”,这些追求是对外在利益的追求。外在利益的特点是可以替换的,比如最初追求知识,做学问,后来发现做了半天的学问没什么回报,工资很低,社会也看不起我们,算了,下海经商吧,转而追求财富了。追求了半天财富,觉得商人的地位也不高,还是做官吧,又去追求权力了。这都是可以转换的,这都是外在利益的追求。我们今天很多年轻人不断跳槽,从这个行业跳到那个行业,这背后驱使的都是一种对外在利益的追求。哪个利益能够有更大的回报感,我去追求哪一个。

  但是麦金太尔讲,还有一种利益是内在利益。内在利益就是“金不换”,就是你所追求的那个利益是不可替代的,“非此不可”,是你内心渴望的。不是为了换取一些很具体的身外之物,是为了满足内心觉得好的生活,我觉得只有从事这个,才是我内心所渴望的。这就是内在利益。

  志业就是一个能够满足你内在利益的职业。聪明人通常能够从事好多工作、好多行业,干什么都出色,但是往往有一些人觉得他有自己内心独特的追求,觉得只有干这个他才过瘾,这就是他的志业。“工匠精神”的动力恰恰来自这样一种志业,这种志业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专业精神。

  今天我们有各个行业,每个行业里面都有自己独特的专业品位和专业价值,你不从事这个行业你是体会不到的。你进入其中,你能够对你从事的这个专业的内在品位有深刻的理解,而且愿意去钻研它、体会它、追求它,把它作为自己的梦想,愿意不计功利地投入,把它做到完美,因为这是我的内在利益,这就叫做专业精神。

  我们不要以为只有高精专的行业才有专业精神。20年前,上海当时提倡要学习一位劳动模范,叫徐虎,他是修马桶的。那个时候修马桶还不是一个社会职业,他是房管所里面专职修马桶的,徐虎师傅很不错,不辞辛苦,帮居民们解决了一个个的具体困难,这种精神也被提倡为“徐虎精神”。他是共产党员,当然觉悟一定很高。当时我写过文章,我说徐虎整天为人民服务,如果觉得自己很痛苦,那么肯定是支撑不了多久的。他一定有专业精神,他把修马桶作为自己的志业,而且从中得到了快乐。人家都搞不定的,他搞定了,居民们都很感谢他,他从中得到了一种满足感,尊严感,他一定有这样的专业精神。各行各业都有专业精神,在中国很多行业里面大部分人是很难体会专业精神的,甚至很难从这个专业里面得到一种内在的享受和快乐,这就是问题所在。

  今天的问题在哪里?今天崇拜的是财富,而不是有特殊技艺的工匠。今天有各种各样的排行榜,都是财富的排行榜,好像谁拥有最多的财富谁就是这个时代的英雄。但是我们缺的是什么?如果我们需要有一种普遍的工匠精神,我们今天缺的是专业技术的排行榜。比如手机,现在说华为压倒小米了,为什么压倒?销量压倒了,销量成了标准。很少说从

  专业技术角度,从行业声望角度,来制定一个排行榜。要说销售量,苹果不是第一,但是专业技术方面的行业声望,目前为止没有一家可以和苹果叫板。现在太重视财富了,各种各样的排行榜都以财富作为标准,我称为“外在价值”,但是缺乏的是一种“工匠精神”所体现出来的“内在标准”:专业技术排行榜、行业声望的排行榜,都没有。假如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搞一个这样的排行出来,肯定影响很大,特别是在深圳这个地方,深圳在行业技术、专业声望很多地方都领先了,这种排行榜的推出才会有可观的意义。

  我们都知道有一句话叫“会笑的人是最后笑的人”,各行各业的竞争背后谁能笑到最后?真正能够脱颖而出的是具有这种工匠精神的人,最看重的不是财富、金钱,而是最后能够在自己行业里面领先。华为不上市我觉得是对的,一上市就要受到股东的压力,各种各样的利润报表,就受到了各种各样外在的因素的影响。如果不上市,压力会小得多,会专心致志地来追求自己的专业技术在那个行业里的内在价值。

  第二,工匠精神是一种信仰。

  工匠精神不仅是一种精神,而且在我看来还是一种信仰。我前面讲,现在的这套企业制度竟然是从新教伦理里面脱胎而出的,就和宗教有关,宗教是一种信仰。这里我要引用20世纪大作家沈从文先生的一句名言:“文学之于我,不仅是兴趣,而且是信仰。”这句话我看到以后,有一种触电一样的感觉,要支撑你从事一个专业,乐此不疲地受到各种挫折还愿意钻研下去,与它终身为伴,有时候仅仅靠兴趣是不够的,兴趣是可以发生转移的,但是一旦兴趣成为你的信仰了,那就是真正金不换了。“工匠精神”对于工匠们来说,实际上是一种信仰。

  我们都非常喜欢苹果手机,乔布斯把苹果的产品,无论是电脑还是手机,做到了极致。这个产品不仅在技术上是极致,而且还是一个艺术品。有一个词叫做“技艺”,这个词我非常喜欢,既是技术又是艺术。苹果在技艺的层面做到了完美和极致。

  一个产品要做到完美,到了很高的阶段之后,每提高1%,它的投入可能就不是1%,而是10%,甚至更多,是以几何级数增长的。一般人如果只追求市场的价值,会觉得得不偿失,但是乔布斯的逻辑不是商业逻辑,他就是一种工匠逻辑,他的动力就是对内在利益的追求,我要把我的产品从技术到艺术都做到完美和极致,所以今天才有一个无人可挑战的苹果,才有那个永远都让人怀念的乔布斯。中国媒体有一句神评论,说中国人“老是想着job,所以永远出不了Jobs”。因为乔布斯有一种工匠精神,这是我们欠缺的。

  大家都说年轻人要有理想,世俗时代的理想主义精神是什么呢?我们不必提得太高,一讲到理想主义好像一定要是道德上的圣人、有家国天下情怀。理想主义在我看来就是从你脚下这块地方做起,就是把你所从事的工作做到完美、做到极致,而不是把它看成是一个养家糊口的饭碗。理想主义的精神恰恰是你有一种专业精神、志业精神。

  要有这样一种东西,当然你要对自己的领域和从事的具体工作有敬畏感,当然要有竞争,但是仅仅有竞争是不行的。我们以前很相信市场,觉得市场有一只看不见的手,通过市场自由竞争,自然会产生优质的产品。但是,如果缺乏一种工匠精神,在野蛮生长的市场早期阶段,胜出的可能不是那些工艺最好的,而往往是那些粗制滥造的,这就是所谓“劣币驱逐良币”。

  市场经济时代,有一种伦理叫做“工作伦理”,或者叫“职业伦理”,这就是对自己的专业有责任感,是把自己的专业看成一种信仰,这就可以培养出一种伦理的精神。

  马克斯·韦伯有另外一个著名的看法,他说人都是有理性的,但是人的理性有两种,第一种理性叫价值理性,第二种理性叫做工具理性。价值理性就是一个人在从事自己行动的时候,只为自己的动机负责,为自己的目的负责。对于一个宗教徒来说就是“做到尽可能的完美,把结果交给上帝”。这就是一种价值理性,只问耕耘不问收获,这当然是一种信仰。

  但是现代社会是一个世俗社会,大部分的人是不按照这种价值理性来行动的。大部分的人不问这个选择、这个行动终极目的是否合理,是否有意义没意义,他只设定很具体的目标,只问要达到这个目标我该如何行动,采取一个什么样的方案,又通过什么样的一种工具我来实现这个目标,这就叫做工具理性。

  韦伯就讲,现代资本主义、现代企业制度,实际上就是工具理性所支配的。只生产,不问最后生产出来的东西对人类有利还是有害。现代人普遍的行动方式都是工具理性,当然这也没什么好指责的,如果没有工具理性,今天的财富、今天的技术不可能有这样一种爆发性地增长。

  但是在今天我们这个社会里,我们会发现由于资本主义产生以后,包括18世纪启蒙运动以后,人的理性方式只用到一种工具理性的话,最后我们的生产目的、我们追求财富的最终目的,被忘记了。人类现在拥有了能够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能力,但是忘记了我们为什么要征服自然、改造自然,是否要有一个限度,人与自然、与生态环境是否要有一个和谐、平衡的问题。我们这样拼命地促进财富增长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个终极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这些东西今天都忘记了。似乎追求财富、追求欲望的满足成为我们唯一的生活目的。但是,随着人类财富的增长,随着我们拥有物质的增加,人类的幸福感并没有因此而增加,反而在减少。这是价值理性会问的问题,而工具理性不会问这个终极的目的为何。

  涉及各个具体行业,当我们仅仅是为了盈利,为了赚快钱,为了市场的需求而进行生产,这仅仅是一种工具理性的态度。但是,我们究竟是为了实现一个什么样的价值,这个终极性的目标今天却被淡化了。一旦一个行业自身的行业内在价值被淡化了,这种工匠精神也就衰落了。

  前不久放映的吴天明导演最后的作品《百鸟朝凤》,是一个唢呐匠的故事。我看了以后很震撼,这个“匠”特别好,他追求的就是那种唢呐自身的精神。老唢呐匠说:吹唢呐不是吹给别人听的,那是吹给自己听的。《百鸟朝凤》在我看来是一曲挽歌,是一曲中国古代匠人精神的挽歌。吴天明触及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大问题,即工匠精神的匮乏。

  现在各地都在提倡创业,你仅仅有工具理性可以创业,但是创不了大业。创不了像华为、腾讯、阿里巴巴这种真正的大业。为什么?创大业的人是要有梦想的,马云有一句名言:“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它实现了呢?”这句话是对年轻人讲的。但是我们对梦想的理解不要狭窄,在我看来梦想和目标是不一样的,目标每个人都有,现在凡是自我理性能力很强的人都有一套人生规划,但是这个东西叫“目标”,目标是具体的,但是梦想是抽象的。

  马云的梦想是什么?一开始搞黄页,他的梦想是要为中小企业服务,这是他的梦想。他不是仅仅为了赚钱,他有他的梦想所在。以这样一个梦想作为一个价值理性,然后一步一步往前,最后做大、做强。

  前不久发生了一个大事,阿尔发狗在人与机器的围棋大战中打败了人类,这个事情轰动了全世界。这家公司后来被谷歌收购了,谷歌是一家什么公司?谷歌竟然是一家“10%的人负责赚钱,90%的人负责胡思乱想和科技创新”的公司。这家公司不是赚快钱,不是把所有的主要精力都是用于赚钱,它造就的是人类的梦想。它关注以前人类都难以想象的、连科幻作品只是依稀猜想到的那些梦想,它要努力地实现它。过程中可能经历了很多我们所不知道的失败,但是实现的那部分震撼了整个世界,可能会改变人类。这就是有梦想的公司,有梦想的创业者,最后是创造了大事业的。

编辑:董雯

关键词:谷歌,做最好的自己,文化角度,志业,工匠精神,目标,本科教育,聪明人,傻子,精神追求

说两句

相关阅读

参与讨论

我想说

编辑推荐

热门娱图

原创出品

央广网官方微信

手机央广网

点击排行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807188 新闻热线:4008000088 E-mail:4008000088@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京ICP证150508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120007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介绍 | 央广网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