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新中国文化生活记忆|首都电影院:长安街畔的光影流年

2019-09-05 18:53:00来源:央广网
  
 

  八十多年前,《甘露寺》的西皮原板在西单和六部口之间新落成的戏院里唱响。而首都电影院的历史,也要从此说起。

  1937年,京剧表演艺术家马连良先生与其友人筹资建立起了“新新大戏院”,这座二三层楼高的戏院,安装了当年最好的音响设备,马连良不仅带着弟子们实验声音效果,还请人设计了幕布,黄绿色的绸质幕布上绣了来自汉武梁祠石刻壁画的蓝色车马人图案,两侧的两层边幕和台上桌围、椅帔等也是同样图案。

  “两边两层边幕,后衬一幅幔幕”的舞台格局就是马连良设计的,开创了演员从两侧边幕上、下场的演出形式,这种形式在京剧舞台沿用至今。

  

  图为80年代观众排队等待入场观看影片《一盘没有下完的棋》。(央广网发 首都电影院供图)

  1949年北平解放,改名北京,成为新中国的首都。第二年,周恩来总理把“首都电影院”这个光荣的名号给了长安街边这家历经战火的戏院,并由郭沫若为影院题名。受命出任第一任经理的,是著名电影人华旦妮。她见证了新中国电影的发展历程。

  华旦妮:当年首都电影院是由马连良的京戏园子改建的,我那个时候从香港回来。周总理叫人来找我,让我到首都电影院当经理。当时我很忐忑,一个京戏园子能改建成什么样?我心里很打鼓,怕出洋相。开幕那一天,拿个苏联片来,我不太高兴。我说我们国家的影院,我不愿意用国外的片子,后来就拿纪录片来播放的。

  华旦妮为首都电影院的发展费尽心血,并和之后几代经理连续创造了很多“第一”:全国第一家国家级电影院、第一家宽银幕电影院、北京市第一家票款超千万的影院……这些成绩至今被广为传颂,之后的几任经理都为之振奋和感动。

  物质的匮乏并不能阻挡精神的富有。人们如饥似渴地汲取知识,睁大眼睛去张望世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电影行业跟随改革开放的脚步发展壮大,中国电影观众开始接触到更多类型的电影产品。1987年,国外引进电影《霹雳舞》在首都电影院公映,掀起了霹雳舞的时尚风潮。

  那时候大街小巷出现了许多个街头舞王,他们扛着大录音机,带着半指手套,跳起“太空步”、做着“擦玻璃”的动作。当时刚到首都电影院工作的刘洪鹏,就真切地感受到了大家对于新鲜事物的渴望。

  刘洪鹏:从周总理任命第一任经理算起,我算是第五任的首都电影院经理。1988年演《霹雳舞》的时候,当时首都电影院门口正好有10路汽车。从电影院一出来,出了门走到平地上就往10路汽车站,这段平道上,小年轻就这么扭着倒着走出来,就完全看进去了。

  电影票房不但关系到影院的生存发展,也是人们审美情趣和时代风尚的晴雨表。1987年,首都电影院票房首次突破百万元。

   刘洪鹏:首都电影院历史上还有几个比较闪光的地方,一个就是1987年,年票房是超百万。1987年上映的《茶花女》,据当时《北京晚报》的的记录,每50个北京人中就有1个人看了《茶花女》。《茶花女》我们一共放映了300多场,两班倒,一个放映员要放150场。

  

  图为90年代首都电影院放映员董军在放映室工作。(央广网发 首都电影院供图)

  当年,在首都电影院工作是一件特别让人羡慕的事儿,但有些活儿,看起来光鲜,背后却也有不为人知的辛苦。比如胶片放映员,很多人觉得,这差事多好啊,所有电影都可以免费看,可实际上,他们通常需要一人负责好几个影厅的放映,在各个放映机间来回巡视,所以“从来没完整看过一部电影”。

  电影市场的火热也催生出了一个新的岗位——跑片员。当时的电影还是传统的胶片电影,一部电影的胶片被分成一卷卷装在圆盘形状的铁壳子里,这就是电影拷贝。因为新上映的电影拷贝价格昂贵,而且数量有限,所以相邻的几家电影院就会共用一个电影拷贝,跑片员的工作就是在各家影院之间传递电影拷贝。

  刘洪鹏:那时候电影院规定,一个放影组四个人,一人盯一个机器,一共两个机器,中间有一个机动人员,还有一个跑片员。这个人是专门的来跑片儿。这是一份争分夺秒的工作,八十年代上映的电影《中国革命之歌》,是跑片员跑过场次最多的影片。

  在首都电影院附近,西四的胜利、红楼、地质礼堂,包括新街口、护国寺,西城的影院比较集中。但首都电影院永远上映的是第一轮片子。

  2003年,首都电影院因规划需要拆迁,员工们开始规划新的建设发展蓝图。在拆迁仪式上,65岁的朱理轩捐出了自己珍藏的23张电影票。老观众韩之勤则回忆起电影散场后电报大楼那悠扬的钟声。

  观众韩之勤:反正我现在回想起电影来,感觉很幸福,非常满足。记得当时看完好片子,从首都电影院走出来,电报大楼的钟声响了,人们边往家走边讨论电影,那种感觉真好!

  

  图为央广文艺之声记者和首都电影院新老员工合影。(央广网发 首都电影院供图)

  5年之后的2008年,崭新的“首都电影院”的招牌在距离原址几百米的地方——西单大街新落成的购物中心里,又挂起来了。新的首都电影院,有14个影厅,2008个座位。2009年,首都电影院重张开业后的第二年,全年票房6182万元,成为全国第一家年票房超过六千万元的影院。

   现任首都电影院总经理邓永红:2008年搬到大悦城,当时有13个放映厅,后来我们又加了一个厅,现在是14个厅,有2000个座位。而且,首都电影院一直走在技术前列,包括数字放映机、巨幕,4D、激光放映机、音响的DTS的杜比的全景声,以及现在最新的全球最大的一块LED屏,这些都带给了观众视听的品质保障。

  像一杯回味悠长的美酒,首都电影院——这座历史比长安街更悠久的电影院曾是很多北京人的共同记忆。首都电影院更是新中国电影事业飞速发展的缩影:2001年,中国电影年产故事影片只有88部,全年电影票房才8.9亿人民币。2017年,中国年产故事影片数量高达798部,全国电影票房全年已达559.11亿元,其中电影《战狼2》单片票房突破56.7亿。它证明了中国电影市场潜力巨大。2019年年初,中国真正意义上的首部科幻电影《流浪地球》上映,内地总票房为46.55亿。2019年8月,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突破40亿元,超过《疯狂动物城》,在中国电影史上动画电影票房排名第一。

  如今,“首都电影院”更是走出了西单,在金融街、在昌平,甚至在天津,都可以看到这五个字亮起。这跨越近70年的光影记忆,见证了几代人的成长,也为我们留下了无数美好的回忆。就好像首都电影院与电报大楼遥遥相对、默默相守的身影,虽无言,却有情。

编辑: 方婧

首都电影院:长安街畔的光影流年

这跨越近70年的光影记忆,见证了几代人的成长,也为我们留下了无数美好的回忆。就好像首都电影院与电报大楼遥遥相对、默默相守的身影,虽无言,却有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