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8月26日,深圳经济特区成立。那时的深圳,还是一个边陲小镇,街道狭窄,房屋破旧。为了迅速发展建设,国家决定抽调一支由精兵强将组成的基建工程兵南下深圳。1982年7月,原在北京工作的基建工程兵何林申请调入基建工程兵冶金指挥部深圳临时指挥所00019部队物资科,从此,他的人生便与深圳特区结下不解之缘……
  何林坐了几天几夜的闷罐车,倍受舟车劳顿之苦,终于到达了深圳。然而,他对眼前的景象大失所望:满目荒凉,人烟稀少,道路崎岖不平,蚊虫乱飞,最令人无法忍受的是炎热,人像烤在炭火上一样……与北京机关高楼大厦、中央空调、整齐的塔松、漂亮的盆景不可同日而语。既来之,则安之,虽然面临如此恶劣的环境,但他丝毫没有退缩。
  在深圳的日子里,何林经常和远在四川老家的妻子通信,但他从未提及自己的苦处。何林说,自己是军人,是党员干部,在信里绝不能对家人诉苦,一切的寂寞和期待都化为了动力,凝成满腔热血和坚强意志,投入到特区建设中去。

  泽秀:
  你好!
  你的来信我已经收到很久了,因我工作最近特别忙,我们科室共8个人,其中,有两位战友回家探亲,另一位战友母亲昨天去世,也请假回家了,只剩下我和科长共5个人了。工作忙得不可开交,白天黑夜都在工地、码头、车站提货发货,抽不出半点时间写信,实在对不住你和孩子,你在家辛苦了!谢谢你,老婆。
  老婆,信中你说母亲最近身体欠佳,夜间总是咳嗽,是因为打猪草着了凉,宝贝女儿军军又经常低烧,反反复复,打针吃药不见好转,家里人都快急死了,钱也花光了,还借了院内蒲二妈10元钱,你答应过一段还给她,我听了之后,十万火急,彻夜不眠,身不由己。
  泽秀,我的好妻子,请你不要着急上火,我会想办法,天大的困难我们也要挺过去,明天我想办法寄回25元钱,由你去安排家里的生活,剩下的钱把蒲二妈的账还上,家里你还要照顾好,辛苦你了,母亲、孩子全都得靠你了,有你我才放心、安心。
  我们深圳基建工程兵已经建完深圳第一座高楼电子大厦,正在建设举世瞩目的国贸大厦,深圳市政府赋予我们工程兵还有更大的宏伟规划,如:机场、地铁、公园、商业街等等,都正在大刀阔斧地进行。
  那时,深圳将建成为国际化大都市,然后我再把你和孩子、母亲接到深圳来入户、就业、工作,全家人再也不会分开了,你再也不会吃那么多苦了,全家人其乐融融。那时,我还要亲自带上你和军军游览深圳城市风光,相信这一天美丽梦想一定会实现!
  先苦后甜 ,言多后叙。
  最后,祝你和孩子和我母亲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有事来信。
  你的爱人  何林
  1985年8月6日

  在施工条件异常艰苦的情况下,跟何林一样的基建工程兵有两万多名,他们挥汗如雨,夜以继日地工作。在1982-1995年间,深圳每五座大厦,就有一座是工程兵们所建。
  如今的深圳,在华强北地段密密麻麻的高楼中,20层高的电子大厦已然淹没其中,无论是它旁边46层高的电子科技大厦、深圳荣耀的京基100,或者代表深圳高度的平安国际金融中心,都比它耀眼得多。但我们从不曾忘记,它是时代的记忆,也正是从它开始,深圳的每一座高楼,才都成为了这座城市发展的见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