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侗族歌师吴品仙:我是大山的女儿

2017-06-05 17:40:00来源:央广网

  歌声如山风般清新、质朴,演唱者都是刚放下锄头的农民,这种“无伴奏、无指挥、多声部”的民歌演唱,就是闻名遐迩的侗族大歌。2009年,侗族大歌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奇妙的歌声翻山越岭,传遍中国,远播世界。

  侗族大歌的国家级传承人吴品仙就是在这样的歌声中长大的。金秋十月,记者来到位于贵州省黎平县永从乡九龙村的吴品仙家时,她已早早在门口等候,走进木楼,墙上悬挂着的像框中一张照片格外醒目。

图为侗族歌师吴品仙

  据吴品仙介绍,这是她2008年在北京领奖时和土家族在人民大会堂拍的,当时因为没有照相机还哭得很伤心,后来是青海省文化厅厅长给她拍照并洗了照片寄过来。对于当时已经六十多岁的吴品仙来说,去北京也许是最后一次,如果连个相片留念都没有,会非常遗憾。

  在人民大会堂领取国家级传承人证书,是对吴品仙几十年歌唱生涯的肯定,难怪她会如此珍惜这张照片。吴品仙从五、六岁开始就跟奶奶、妈妈学歌,稍大一些又跟歌师学习,在学歌的孩子中,吴品仙是最勤奋的一个。十三岁的时候,吴品仙因为歌儿唱得好,被选入黎平县民间合唱团,后来又被选入北京的中央民族歌舞团。从偏僻的大山里走出来,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对于一个十三的小女孩来说,惶恐、孤独的心情在所难免。五十多年后的今天,吴品仙回忆起这段往事,仍然记忆犹新。

  吴品仙回忆说:“我第一次坐火车到北京去是有一个范禹,就是作‘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那个词的范禹,他也是中央民族歌舞团的,他非常喜欢我,他就来接我。到黎平来等了七天,从黎平到镇远,再到贵阳,坐了七天七夜火车,慢车。当时我一句汉话不会说,一句话不跟范老师说,坐在火车上,那时候好像懂事,又不懂事,又怕,我睡着了,把毯子枕头掉了,他又帮我盖上,一起来帮我盖上,我就坐起来,不睡了。后来在北京的时候,我就拿他来当我的亲生父母一样,礼拜六我就去他家,礼拜六他也来接我。因为我七天没跟我老师说话,肇兴那个比我先去一个月,一看到他,我就抱着他哭得出不来声,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么好哭啊!”

  尽管北京的生活条件比贵州山区要好得多,但吴品仙仍然不能适应,她想念家乡糯米的香味,想念一起唱歌的小伙伴们。五年后,吴品仙要求回到黔东南州首府凯里,几年后,她又彻底回到了家乡九龙村。

  回到故乡,呼吸着山野清新的空气,吴品仙又能和伙伴们一起上山干活,一起随兴歌唱了。她喜欢这块土地,喜欢这里自由自在的生活,也许只有回归山野间,与伙伴们一起歌唱,她的歌声才格外舒展、畅快。

  许多人曾经问过吴品仙放弃北京优越的生活,回到艰苦的贵州山区,是否无怨无悔?对此吴品仙表示:“人家都说我,你有后悔吗?我回来以后,从事民族文化,我觉得不后悔。你后悔也没有后悔药啊,自己回来你后悔了,没意思。从七几年开始,我会领歌,小孩到我家来跟我学,每天晚上都来,我也愿意教他们。后来我们村里面,公社成立了宣传队,我经常跑出去跟他们演出。生产队劳动,晚上就跟他们学歌排节目,我们这个地方习惯晚上那时侯还唱琵琶歌呢,后生,男生来玩啊,我们自己姑娘就可以唱啊,也觉得蛮开心的。”

图为学侗族大歌的小学生

  当年和吴品仙一起唱歌的小伙伴们,如今都已是古稀之年,她们在一个村子里生活了一辈子,也在一起歌唱了一辈子。在九龙村,记者还见到了吴品仙的两位老歌友。三位老太太手拉着手,同坐在一条长板凳上闲谈,她们有很多共同的回忆,她们的歌声依然和谐、默契。

  光阴荏苒,吴品仙从那个好学的小姑娘,变成了远近闻名的歌师,她教过的学生不计其数,只要有年轻人想学,她都会毫无保留地传授。

  在吴品仙看来,只有真正传承下去才有意义,只要身体能胜任歌师的工作,她就一定把侗族大歌传下去。

  近年来为了更好地保护、传承侗族大歌,贵州省在侗族大歌流传地区的中、小学特意开设了侗族大歌课,请村寨里的歌师教孩子们唱自己民族的歌,吴品仙的学生吴安兰,便成了三龙小学的音乐老师,她教孩子们唱侗族大歌已经近十年了。

  这样的传唱,让吴品仙感到很欣慰,面对这一张张笑脸,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童年的身影。她相信,在这稚嫩的歌声里,一定会有新的歌师诞生,他们会像祖辈们一样,把侗族大歌当作传家宝,一代一代传下去,让那流传了千年的歌声,永远回荡在青山绿水之间!

编辑: 王子衿
关键词:

侗族歌师吴品仙:我是大山的女儿

歌声如山风般清新、质朴,演唱者都是刚放下锄头的农民,这种“无伴奏、无指挥、多声部”的民歌演唱,就是闻名遐迩的侗族大歌。2009年,侗族大歌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奇妙的歌声翻山越岭,传遍中国,远播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