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晓说2017》来了,这次“矮大紧”把摊儿支回了优酷

2017-03-24 20:02:00来源:光明网娱乐

  高晓松下一个摊子会支到那里?这可能是高晓松的千万粉丝最关心的事情。和一开始的坊间猜测一样,并没有太多悬念,高晓松和优酷官微昨天双双发布了《晓说》回归的正式消息。

《晓说2017》来了,这次“矮大紧”把摊儿支回了优酷

  自从去年底和今年3月初,高晓松先后在微博上宣布《晓松奇谈》停播、自己从《奇葩说》退出后,他的下档节目(即高晓松自称的摊子)会放在哪个平台上播出就成了焦点,如今答案板上钉钉,一众粉丝开始为偶像转台。

  目前对于高晓松为什么会离开爱奇艺有诸多猜测。单从成绩来看,在爱奇艺平台上连续播出三年的《晓松奇谈》目前在线112期总播放量达7.9亿,单集最高播放量4326万,在一大批脱口秀节目中可谓是独占鳌头。再加上《晓松奇谈》其节目前身《晓说》的在优酷上总播放量5亿多次,高晓松绝对算是中国脱口秀节目的第一人。另外,《晓松奇谈》和《奇葩说》的吸金能力和圈粉能力同样是网综节目中的佼佼者,那么高晓松为什么要选择退出这二档看上去是多方共赢的栏目?这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隐情?

  目前大家的猜测大致有以下这些:

  一是,爱奇艺已经保证不了高晓松的创作自由。失去自由让把节目内容视为自己孩子的高晓松变得日益痛苦,毕竟高晓松是一个情怀满满的奇才,有着自己“天子呼来不上床”的骄傲,而在爱奇艺,高晓松的创作自由日益受限,心中的委屈应该一直在堆积中,最后自然就变得“累觉不爱”。在《晓松奇谈》节目停播后,不少人回忆起《晓松奇谈》在爱奇艺的遇到的挑战,其中有一项便是节目内容频繁遭遇外部干涉。比如去年8月,一期有关加拿大原住民的节目预告播出后引发不满,导致新一期节目延迟播出,高晓松也将两方互撕的证据贴在微博上,并表示节目若不能说真话,自己宁不为瓦全。在这次冲突中,高晓松开始暴露出预备“收摊”的想法。接下来则是所谓“赞助商督阵”,2016年12月初,梅尔吉布森导演的战争大片《血战钢锯岭》上映,高晓松约到了导演和主演的专访。但由于《血战钢锯岭》讲述的是二战美军登陆日本冲绳战争的事,《晓松奇谈》的赞助商——日本汽车企业斯巴鲁不乐意了。在日资企业的施压下,这期节目不了了之。接下来的12月16日一期《晓松奇谈》差点又开了天窗,高晓松在微博上写道“经与刀笔吏反复恳求,救出来这半期,但剪掉的都是最精彩的。前有刀笔吏阻击,后有赞助商督阵,不如拍拍屁股掸掸土,择日收摊掩卷,回家种田。”这条微博基本上宣布了高晓松在爱奇艺平台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创作的自由。

《晓说2017》来了,这次“矮大紧”把摊儿支回了优酷

  二是《晓松奇谈》和《奇葩说》节目本身日益严重的商业植入,也让高晓松越来越不能忍受,而过多的商业植入,严重损坏了喜欢高晓松的粉丝的观看体验,这让高晓松极为郁闷。2016年年中,心直口快的高晓松就先后发了数条微博说到自己对自己节目过度商业化的抵触。高晓松表示,当年与爱奇艺签署协议,为了避免过多商业干扰节目品质,我宁愿不分账不提成。这些年爱奇艺每次来商量植入,我基本都会配合。但从未答应过任何人控制节目内容。“我只与爱奇艺有契约关系,这个关系叫做‘必须双方都同意,节目才可以播出’。”高晓松发微博说。后来高晓松又发长文表示,至于那些无视所有确凿证据、攻击我炒作的人,我想说,这个节目商业植入越来越多,逐渐背离了我的初衷。我已经打算差不多就收摊了,没啥可炒的。

《晓说2017》来了,这次“矮大紧”把摊儿支回了优酷

  三是高晓松“脚踏两只船”引起了爱奇艺的不满。事实上,性情中人的高晓松,最不屑的事情就是向资本屈服,同是也不会选择抱定“BAT”其中的那只大腿去“站队”,这也让高晓松一边在百度系的爱奇艺做栏目,另一方面又出任了阿里系的公司出任董事长。也就是说,天生自带流量的高晓松,同时在给竞争对手赚取流量,这让爱奇艺多少有点难受,虽然后来意识到“江湖险恶”的高晓松,开始做出了疑似避嫌的动作,但在商业规则主导的世界,高晓松最终只能选择一个平台留下。

《晓说2017》来了,这次“矮大紧”把摊儿支回了优酷

  现在看来,高晓松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就那是全面退出爱奇艺,重回同样属于阿里系的优酷。而高晓松最终做出这样的选择,其实也并不奇怪。

  首先,现在已经进入阿里系的优酷平台在某种程度上对高晓松有知遇之恩,高晓松真正成为全民偶像级网红,源于优酷一手炮制了文化类脱口秀《晓说》并大获成功。当时高晓松在酒驾事件后正处在人生低谷,《晓说》上线两季共5亿次的播放量,让高晓松再度成为各大平台觊觎的流量网红,甚至在高与优酷的合同尚未结束时,据媒体坊间传闻已经有5家平台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其次,优酷平台对晓松高的创作可能会给予更多的自由度。事实上,优酷在文化类节目中一直有着自己的独特基因,即优酷有着对文化类节目的敬畏心。且不说最早在优酷平台火起来的《罗辑思维》(罗振宇主讲)、《鸿观》(宋鸿兵主讲)、《梁言》(梁文道主讲),后来优酷还推出了自制文化系列节目《看理想》,《了不起的匠人》等一系列高收视的节目。这些节目之所以受到节用户的追捧,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优酷作为平台本身,给了主创团队极大的自由度,而这种创作的自由,正是文化类节目的灵魂所在,这可能是高晓松重回优酷的最核心的原因。

  最后,高品质文化类节目还需要有自己的土壤,即用户圈层及节目需要的内外生态。在这方面,优酷的优势更是明显,且不说优酷十多年积累了大批文化类垂直用户群,这是主打年轻用户的爱奇艺根本无法比拟的群众基础。还是以《看理想》为例,由于陈丹青、梁文道、马世芳三位主讲人作“金字招牌”,以及节目内容、形式的创新,《看理想》显然已成为目前视频平台上品质最高的文化节目系列,上线后就得到高学历、高收入、高素质“三高”人群的集体青睐,节目粘性、垂直效应十分明显。而高晓松的粉丝,三高人群同样占很大比例,高晓松未来在优酷平台无论推出什么节目,用户和流量根本就不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事实上用户在那儿,流量就在那儿,节目的生命力和未来也就那里。

  有意思的是,对比一下《晓说》和《晓松奇谈》还有一些细节显示出两个平台对文化类节目的态度。譬如《晓说》时期的晓松show的场景几乎每次都会变,还时不时穿过大洋换一个主场,而《晓松奇谈》三年来的背景布置没什么变化,同时背景中商业化的植入也处处可见,这背后不仅体现了优酷和爱奇艺两个平台目的制作团队的差距,更体现了两个平台在文化上的审美趣味。显然优酷显然更用心更重视节目的品质,这让高晓松一类的文化人,在节目制作上基本不用自己去分心。

《晓说2017》来了,这次“矮大紧”把摊儿支回了优酷

  高晓松在几个月休整后,是选择在优酷平台上采取其他形式来和大家继续“聊天”,还是把还没有来得及在《晓松奇谈》中和大家分享到的话题继续下去,目前还不得而知。但高晓松一直表示,“我一直想讲讲文学,还没有来得及。再有机会我会从文学讲起。”或许这就是高晓松回归优酷平台的新节目的灵魂,他将用文学来对抗这个日益媚俗的时代。

编辑: 晓凡
关键词: 优酷;高晓松;酒驾;晓松奇谈;主场;奇艺;说真话;晓说;大比例;三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