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刺客信条》 当他使出信仰之跃时我就高潮了

2017-03-01 10:38:00来源:央广网

  

老大爷|文

  育碧娱乐软件公司推出的游戏《刺客信条》系列不知是多少人的青春回忆之一。一个又一个精密的刺杀任务;一次又一次逛遍中世纪时期的欧洲古城;一位又一位刺客大师的爱恨情仇引发了全球玩家的疯狂追捧。在千呼万唤之下,电影《刺客信条》终于上映了!

  这个全球大IP选取了当今最刺手可热的影帝级人物法鲨 —— 迈克尔·法斯宾德 扮演刺客卡尔。无论是颜值,还是全身的腱子肌肉(法鲨这片里有一半的时间是裸身的),都让法鲨的刺客角色令人期待。不光是主角,在配角设置上《刺客信条》也可谓是星光闪耀。奥斯卡级法国女演员 玛丽昂·歌迪亚 饰演女科学家索菲亚。奥斯卡影帝 杰瑞米·艾恩斯 饰演圣殿骑士团的领军人物、索菲亚的父亲艾伦。三位顶级卡斯出演真人版《刺客信条》足以可见投资方对于该系列影片的重视程度。

  首部曲开好头,打造成独立的系列电影以及世界级的电影IP,成为了制作团队的主要目标。如何处理众多刺客人物?如何理清纠缠几百年间两大势力的对决?如何揭开神秘圣器的面纱?如何完成从游戏到电影的视觉转化?影片选取了稳妥的双线叙事模式。在两股叙事线上先后添加令粉丝兴奋地刺客要素,以主角身份认同贯穿全片,成功地拉开了电影版《刺客信条》的序幕。

  故事以从中世纪开始就战争不断的两大势力:圣殿骑士团 和 刺客兄弟团 为冲突两面。他们冲突的根源是为争夺远古神秘圣器伊甸碎片(据说该圣器能够操控人心,让人屈服于它不可抗拒的力量,从而消解冲突,禁锢自由,完成形式上的统一!)。几百年过去,伊甸碎片消失的无影无踪,最后一次露面是在一位刺客手中。进入现代后,神殿骑士团发展成大型财阀组织。曾经,他们先后以宗教手段、政治手段打压刺客团,企图夺回伊甸碎片,但都以失败告终。在女科学家 索菲亚(玛丽昂·歌迪亚 饰)的提议下,神殿骑士团首领、索菲亚的父亲 艾伦(杰瑞米·艾恩斯 饰)开始以科技手段,企图找回圣器,完成百年统一大业。遗传学天才索菲亚发明了一台叫 阿尼姆斯 的机器,它可以通过基因遗传信息,连接现代和过去,帮助寻找伊甸碎片的信息。主角 卡尔(法鲨 饰)是刺客兄弟团导师 阿圭纳 的直系后裔。让卡尔进入阿尼姆斯后,可以唤醒、重现阿圭纳在500年前经历过的事情。

  由此故事进入了双线叙事模式中:一边是处于现代的卡尔寻找自我的故事,一边是中世纪刺客导师阿圭纳保护苏丹儿子的故事。两个故事表面上看是寻找圣器伊甸碎片,其实内涵是关于卡尔的身份认同,唤醒他血脉中潜藏的刺客信条的寻根之旅。两条故事线相互作用,推进故事,塑造人物的关键就是《刺客信条》游戏中最有名的“信仰之跃”。

  电影《刺客信条》里先后出现五次有关跳跃的场景,寓意深远。每一次都契合了人物当时的内心状态,是故事的节奏器,关键转折点。故事刚开始,卡尔因为杀人被执行了死刑。可因为与刺客大师的血缘关系,圣殿骑士团救下了他并带回秘密基地,希望从他身上找到圣器的信息。当他茫然地站在高楼窗户前时,有人暗示他跳吧。而索菲亚企图稳住他,让他进入阿尼姆斯,希望一步一步告诉他真相。这一次,卡尔的跳跃是失败的,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内心缺乏对于刺客的信条。

  故事的第一次高潮是卡尔进入阿尼姆斯。回忆故事线中,刺客阿圭纳开始了营救苏丹的儿子冒险旅程。这一次,化身阿圭纳的卡尔虽然在关键时刻跳出马车,但最后关头依然用机关拉回了自己。而卡在悬崖边上的他被追赶上来的神殿骑士团捉住,任务失败。现实中,卡尔和阿圭纳的联系逐渐精密,甚至在阿尼姆斯之外,都能感受到过去的影响。

  第三次高潮,化身阿圭纳的卡尔终于完成了纵身一跳。为了引发粉丝对“信仰之跃”的强烈共鸣,电影版本甚至使用真人演员,在38米高空,不用任何特技,无防护完成了这关键一跳。卡尔在这一跳之下,刺客后代的身份认同逐渐形成。另一面,阿圭纳也成功脱身,为最后的剧情高潮提供了双向铺垫。

  在最后的故事高潮,化身阿圭纳的卡尔完美使用了“信仰之跳”,救下了苏丹的儿子,盗走了伊甸碎片,并成功逃脱。现实中,卡尔的刺客身份认同完成。他血液中的刺客信条被唤醒,成为了新时代的刺客导师。神秘场所内,所有的刺客后裔在他的带领下发动了反抗,新的刺客兄弟会涅槃重生。

  电影《刺客信条》的双线叙事模式无疑是妥当的选择。以两个关键人物,现实与回忆,过去和成长的自我形成不断冲突推进剧情。一方面让非刺客系粉丝熟悉剧情,了解整个刺客系的来龙去脉;另一方面也以新的故事架构刺激刺客死忠粉的新鲜感。这样既满足粉丝需求,又拉拢新的刺客迷,的确是一箭双雕的稳妥选择。

  特别是在阿圭纳的叙事线上,各类粉丝熟悉的刺客元素先后出现在影片中:频繁拉远的镜头;飞翔的鹰隼;战斗与跑酷;最令观众血脉贲张的信仰之跃......无不忠实重现游戏元素。而令粉丝心心念念的刺客袖剑也多次出现在影片中。配合流畅的动作设计,在法鲨销魂的挥舞之下,相信刺客袖剑又会折服众多影迷,成为让他们神魂颠倒的刺客行头之一。

  为了营造中世纪的古典场景,影片加入了一些老派重金属摇滚作为打斗场面的配乐。这让动作场面弥漫着邪典电影的诡秘气氛,为刺客的神出鬼没制造了形式上的神秘感。

  《刺客信条》必然少不了飞檐走壁地酷跑动作场面。影片以流畅的剪辑,大量的运动镜头提升了动作的刺激程度,刺客飘逸的招式也让影片多了几分浪漫和写意。呼应游戏中的终极大招,影片高潮时的高空跳跃刺杀运用地行云流水,干净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为了增强临场感,影片还在动作戏中使用了第一人称的主观镜头,这带来了令人惊讶的动作场面,将刺客的良好身手展露无遗。

  另外,电影《刺客信条》中还藏有内涵极深的宗教背景。影片大量以伊斯兰教为原型建构了人物角色,在故事中展现了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冲突。但影片没有停留在两种形式的宗教冲突上,而是引进了先行者的存在。先行者指出伊甸碎片是人类祖先遗留下来,为了维护人类和平,让聪慧的人良好使用。同时为了使人类不陷入无休止的战争,也陷入了自我毁灭的悲剧命运中。先行者的塑造,无疑对上帝造人等说法构成了挑战,这也是不少北美影评人质疑打低分的重要原因。

  多说无益,其实只要当法鲨潇洒的抽出袖中暗器,使出信仰之跃时,游戏迷、影迷就已经高潮了!

编辑: 杨祎
关键词: 《刺客信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