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卢昱

  六一儿童节刚过,网友对经典儿歌的讨论再次热闹起来。看一下小朋友们的歌单,传唱甚广的多是“上了年纪”的作品,如《两只老虎》《小兔子乖乖》《小燕子》《让我们荡起双桨》……而近年来能够广为传唱的新经典儿歌屈指可数,多数少年儿童的日常歌单被网络流行音乐取代。新老如此青黄不接,网友质疑:新经典儿歌身在何处?

  有业内人士也频频指出原因:一方面,一些专业院校毕业的青年作曲家主要致力于交响乐、民乐的创作,鲜少接触儿童音乐的创作;另一方面,随着老一辈优秀儿歌创作者的相继辞世或老去,愿意从事儿歌创作和传播的艺术家及发行单位逐渐流失。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许多人更愿意把精力投入到受众广、传播速度快、收入高的流行歌曲的创作上,对儿歌的创作与传播缺乏热情。

  尽管有不少有识之士奔走疾呼,儿童音乐创作事业依旧未能形成规模、实现持续性发展。尤其在互联网流量大潮的冲击下,很多孩子学会了“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想要和你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爸爸)挣得多,花得少,剩菜剩饭他全包”“爷爷他最疼我,要什么他都给”等口号化歌词。经典需要时间来认证,而当下想让新经典儿歌扎堆出现,难度较大,揠苗助长反而徒劳无功。

  既然现实如此,不如想办法处理好新老经典存量与增量间的关系。依托数量与质量皆优的经典老歌曲目库,找到流行媒介,依靠互联网潮流的惯性,让经典儿歌重生;同时,还能为文化的传承起到参照和引领作用,为新经典的诞生培养土壤。

  当然,让经典儿歌重生是一门“瓷器活”,需要有情怀、能坚持的音乐人参与其中。这些人要了解儿歌创作、编曲原理,要懂得儿童启蒙时期的演奏程度与兴趣所向,要寓教于乐、抓住经典儿歌的价值精髓。比如可以将经典儿歌移植于电子管风琴上并稍加改编,活用电子管风琴脚键盘演奏,将一些歌曲改编成和声色彩的音乐风格,贴近孩子活泼好动的天性。

  华夏大地散落着各式各样的童谣,如野花般盛开在农耕时代的田野里。这个宝库,更能够为少年儿童提供源源不断的精神食粮。以齐鲁童谣为例,早在三十多年前,学者山曼先生就编纂过《山东民间童谣》等书籍。正如山曼先生所指,童谣不是为创作而创作的产物,它是“实用”的产物,它的流传不是靠书本,而是靠口传。在传播的现场,童谣与当时当地的山水、树木、村庄、房屋、动物、器物、天气、人的心情、生动的气氛融为一体,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那样自然、协调。

  在我国不同地区都有着充满浓郁地方特色的优秀民间儿歌,而且伴随儿童不同阶段的成长,还有游戏歌、数数歌、连锁调、问答歌、绕口令、颠倒歌、谜语歌、字头歌、节气歌等多种常伴儿童身边的儿歌形式,它们或增长知识、或训练语言、或愉悦精神、或宣泄情感,对儿童成长起着其他艺术形式无法取代的重要作用。这更像一口民间智慧的深井,可以反哺当下的儿歌创作,让更多文艺创作者沉下心、俯下身、热爱儿童、走近儿童,经历开掘、沉淀、发酵之后,催生新的经典儿歌。(卢昱)

编辑:秦立玲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