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9月22日消息 南方很多地方本没有豆腐脑这个叫法,而是说“豆腐花”。

在广东,豆腐花浇上糖卤或砂糖,清爽滑啊,是消夏解暑的最佳甜品。特别是别致的姜汁豆腐花,甜辣适口,渗透着姜汁特有的微微麻鲜,不仅可以保口福,似乎还能够调理心绪。

上海的豆腐花是咸鲜的。从大木桶中间舀到碗里,浇上酱油、香油、辣椒油,撒上虾皮、紫菜、香菜……那茨淡的回味,让人吃上一口总想着第二口。

四川、重庆一带的豆腐花也叫“豆花”。一瓷盆滚开的豆浆端上餐桌,厨师当着您的面点上盐卤,眼见那浆液瞬间凝固成丝丝缕缕雪白的菊花,如云似絮,娇嫩如花。颤巍巍盛上一小勺放在小碗里,点上醇香的麻油、辣香的红油,撒上馨香的芝麻,清香的香菜末,加上辛辣的蒜泥、鲜辣的青椒,卤汁的香与辣中包裹着乳嫩的豆花,吸吮上一口,怎不让人觉熏熏然独异?

湖北豆腐脑传统的吃法是加了馓子、芝麻、葱花、胡椒粉和炸酥的黄豆,吃起来咸中微辣。不过近十几年不知为什么,竟也渐渐变甜了。

北京人吃豆腐脑只吃咸的,浇的不是酱油、醋,更不撒香菜、虾皮、榨菜而是用特意熬制的卤。

吃豆腐脑,品的就是醇厚的卤香。